首页印刷出版 › 2016年与实体书店相关的各项扶持政策层出不穷

2016年与实体书店相关的各项扶持政策层出不穷

分销

2016年与实体书店相关的各项扶持政策层出不穷。政策扶持

2016年与实体书店相关的各项扶持政策层出不穷,引起了业界高度关注和极大反响。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提出的48字箴言,强化了新华书店作为传播知识、传承文化、引领阅读,作为党的宣传文化重要阵地的地位;11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动实体零售创新转型的意见》,从根本上对实体书店转型发展,提供了发展思路与实质支持;供给侧改革的提出,或将成为重新定义发行渠道的一剂良药,给处于转型升级阶段的新华书店提供了理论基础与智力支持。在各项政策导向的引领下,发行业也正结合自身实际,对政策提出的思路、想法进行具体落实,以切实利用政策指导与影响,进一步推进各项工作的进程。

大中小特发行体系

2016年,随着发行集团主导的大书城改造升级工作基本完成,新华系中小门店的改造步伐逐步加快。新华书店立足传统优势,向城市文化空间和平台的新定位靠拢,通过进行主题化、特色化、智能化的改造升级,满足读者体验式、情景式文化消费需求。不少发行集团积极推进网点建设、调整网点结构,以小型门店注重专业化,中型门店打造以书为主题的文化消费体验场所,大型门店构建以图书为主营业态的多业态文化消费综合体,打造了以大书城、中心门店、专业书店、特色书店、小微书店有序分布的、大中小特相结合的发行体系。

人才建设

伴随2016年十三五开局以及实体书店转型升级步伐的全面推进,人力资源成为不少书店新发展、新探索、新拓进的最大短板,成为最欠缺的资源。传统实体书店的经营模式与人才结构在一定程度上已不能适应目前行业、市场、技术的变革与发展,信息化技术人才,具备互联网思维的管理人才,多元业务开拓、运营、推广人才,全媒体营销人才以及能够洞悉书业发展趋势的职业经理人少之又少。实体书店如何找到人才、选择人才、培养人才并能留住人才,成为行业面临的重大课题。

智慧教育

随着2014年全面深化教育改革的推进,国家对教育的投入逐年加大,教育装备市场迎来了升级换代,蛋糕越做越大。从传统的音体美设备、实验器材、办公设备,到电子书包、数字图书馆平台、公共电子阅览室,再到智能化的整体解决方案;从一直观望,到初尝甜头,再到全身心投入其中;从部门兼营,到成立专门部门运营,再到借助外力联合竞标,在大装备理念的引领下,2016年发行集团教装业务取得了飞速发展,加速从幕后走向台前。在信息化、智能化的未来教装发展趋势下,发行集团正在通过自身努力,致力于成为教装市场的优质产品和可靠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同时不断发力在线教育市场。

2016年与实体书店相关的各项扶持政策层出不穷。文化消费

2016年与实体书店相关的各项扶持政策层出不穷。实体书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重视多元经营在吸引客流、拉动销售甚至反哺主业上的作用,已意识到文化+图书+特色经营在升级上的重要作用,正通过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推动书店文化+的升级拓展。各地实体书店正在结合实际,寻找适合本地市场并能与图书相适应、相契合的业态与产品,让店内的整体形态能够真正动销起来,带动店面整体经济效益增长。

专业出版

线下活动三化并举

对于出版企业而言,举办发布会、研讨会已属营销宣传的普遍之举。但除了这类面向媒体的活动之外,近年来,许多出版企业开始针对读者和用户,展开固定的、长期的线下文化活动,甚至还专门成立部门进行重点部署,深化自身的品牌形象。除常态化这一特点外,商业化的文化活动亦开始涌现,但大多数的出版企业尚不敢轻易尝试付费活动。而出版企业需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区分出自己的读者、用户,哪些是忠诚的、真正喜欢自己的。此外,面对直播产业的兴起,其被各路资本寄予诸多期望,多家上市公司纷纷布局。与此同时,一些出版企业更开始对自己的线下活动进行直播,扩大活动影响。在这一背景下,业界不仅要思考在增强出版质量方面的内在修为,也要在对外推广、读者互动等方面,从方式、途径、技术手段等方面进行创新,寻求突破。

业外企业跨界出版

随着市场竞争的日益加剧,出版企业主动寻求众多的非业内合作伙伴,发挥不同类别品牌的协同效应,跨界合作异业结盟成为一股趋势。近两年,又新涌现了另一趋势一些具有独特资源和前沿意识的业外企业开始主动跨界阅读、进军出版,这些意料之外的合作,给出版企业提供了新的机遇和想象空间,同时其操作、模式等方面的优点也值得业内同仁借鉴。

微电影表达创意

国内的微电影产业在经历了2010年的诞生期、2011年的探索期、2012年的发展期、2013年的爆发式增长期、2014年至今的理性发展期后,不少从业者开始由草根原创转变为品牌制作。微电影已经成为运用互联网思维,将创意、内容、渠道、平台、技术、运营和管理整合重构的一个开放、共享、全新的媒体生态系统。据统计,2015年中国微电影产业总产值达700亿元,作品年产量达2万部,预计未来3年内总产值有望超过1000亿元。近两年,在出版传媒领域,许多同道也开始通过不同方式介入微电影产业,有的甚至还初步形成了品牌化、产业化、规模化的趋势,值得关注。

教育出版

传统文化教育升温教材出版竞秀

2016年10月初,教育部考试中心下发《关于2017年普通高考考试大纲修订内容的通知》,提出增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考核内容,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充分发挥高考命题的育人功能和积极导向作用,这让传统文化教育的话题迅速升温发酵。早在此前,部分学校就已经将传统文化教育作为校本课程进行开设,这直接推动了传统文化教材的出版热潮。教育部十二五传统文化课题组在今年重新编写了《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全国中小学实验教材》,目前25省每省20册总计500册教材已经全部研发完毕,并在广东、广西、甘肃、河北、浙江等地投入使用。语文出版社组织编写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读本》,今年也已通过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审核,小学高段、初中和高中各一册用书在秋季投入使用。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中华书局也正在进行相关教材的研发。

学前教育市场一触即发

在二孩政策开放、教育消费升级、国家对学前教育经费倾斜等利好政策的带动下,未来几年,学前教育市场整体规模将至少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0~6岁学前教育市场整体规模将达到万亿级,有着内容优势的出版业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商机。此外,随着出版全产业链的拓展,切入幼教行业早已是发展大势。长江少年儿童出版集团旗下武汉爱立方儿童教育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海豚传媒在学前教育数字化课程、幼教装备、幼教培训的业务延伸上已经初见规模。海燕出版社、安徽时代少儿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出版机构也纷纷加快步伐,意欲抢滩学前教育市场。可以预见,未来几年,出版机构除了在书展上露面,更有可能会频繁现身各大教育装备展、婴幼用品展。

大众出版

有声阅读成出版掘金新领域

移动音频市场自2009年形成以来,快速发展并逐渐走向成熟,目前国内移动音频总用户规模已达8.6亿。中国出版集团数字出版传媒机构制作的去听作为传统出版商涉足该领域的代表,致力于打造成为有声书集聚与发布的平台,引领有声书收费下载市场的形成,并且规范有声书下载收费市场。一些少儿出版社在有声读物的开发方面走在传统出版商前列,诸如少年儿童出版社等多家出版机构都与相关听书平台有合作。值得注意的是,纸质出版与有声改编在著作权里属于不同方向的权利,出版社出版了纸质书,不等同于就有其他的周边权利。对于很多缺乏相关经验和实力的出版社来说,将手中掌握的版权资源进行梳理,授权给专业的内容服务商制作是更好的方式。在每年新书品种数量巨大的今天,开发有声读物可以帮助出版社拓展宣传渠道。实际上,出版社未必需要通过有声读物挣钱,而是通过有声读物去打造影响力,在其他领域赚钱。

VR、AR技术+出版潜力大

VR、AR技术+图书是将虚拟现实技术与传统的读物相结合,是一种接触式的阅读体验,将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有机结合起来。未来,VR、AR技术+图书可能像如今游戏和影视领域的争夺战。尽管目前硬件方面存在不少瓶颈,如VR场景容量大、VR眼镜舒适度差等,但抓住机遇拔得头筹,是VR+图书涉足者们最该思考和着手布局的问题之一。对VR+图书的发展前景和现实回报,有业者指出目前尚未进入全面产业化时代、回报还很遥远,但显然已经过了一味观望的关口。AR+图书内容往移动终端前移的主要目标是:手机、平板和电视,时间上智能电视会靠后些,现在多数出版社已经和业外技术公司合作,提供内容。整体看,AR图书产品虽然也是软硬结合,但是出版社本质上还是内容提供者。

网络小说IP热

随着网络文学影视改编模式的成功,网络文学IP地位飙升成为热门。截至2016年7月,由网络文学改编的电视剧已有96部、网络剧有136部、电影为42部。而影视作品的爆红,也势必给作家带来更多的版税收入及版权收入。除常见的影视剧、游戏改编之外,一些平台还发展粉丝经济,通过打赏等方式进行变现。这也是一种判断标准,运营商可以加入网络小说的粉丝群,观察粉丝定位,甚至可以调查粉丝口味,再进行IP选择及开发。而所选题材是否能有影视据改编潜力也成为出版人考量是否包装作者推出作品的重要指标之一。同时,越来越多的作者,开始尝试主动接触影视公司和游戏公司,去创作这些公司的IP订制作品,或者针对这些公司擅长的题材方向,调整自己的创作思路。

传 媒

报刊媒体融合创新取得阶段性成果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新闻报刊司于2015年底开展了2014 ~
2015年度报刊媒体融合创新案例征集及优秀案例推荐活动。于2016年7月形成了全国报刊媒体融合创新案例30佳名单,并于8月在京举行全国报刊媒体融合创新案例路演。

此次案例推荐活动中,人民日报社的人民日报客户端、《三联生活周刊》杂志社的松果生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的打造中国专业地理多元化经营体系、《党建》杂志社的党建+等单位的媒体融合创新案例进入推荐名单。全国报刊媒体融合创新案例30佳呈现了报纸、期刊为代表的传统媒体行业转型发展的阶段性成果,对后期融合发展有重要启示作用。

中国网络直播元年

2016年被誉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网络直播从一个个冰冷的手机应用,变为充斥在年轻人休闲时光的热门话题;2016年,主播们从逼仄狭小的直播间走上大雅之堂,成为每场发布会不可或缺的角色,甚至被昵称为网红直播团;2016年,资本市场对网络直播的态度风起云涌,从最初的怀疑观望,到现在的执着狂热。相关行业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0月,网络直播行业除孕育出欢聚时代、9158两家上市公司外,斗鱼和映客也已跻身独角兽行列,在方正证券的预测中,2020年网络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600亿。网络直播火热的同时行业监管力度加大,2016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文,要求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机构持证上岗,这一规定被称为史上最严直播监管令。

短视频内容创业迎来大爆发

随着现象级网红papi酱的崛起,2016年,短视频领域迎来了自己最好的时代,包括二更、一条、何仙姑夫等PGC内容团队都在资本寒冬拿到了可观的融资和估值。许多投资者坚信,下一个新媒体独角兽公司将诞生在这个领域。2016年初开始,许多传统媒体人跳槽进入视频领域,从4月开始,几乎每个月都有知名媒体人离职加入视频创业,他们都看到了短视频的浪潮。今日头条推出短视频创作者10亿元扶持计划,微博和秒拍宣称将拿出1亿美元扶持短视频,互联网巨头在视频领域的争夺愈演愈烈。同时,视频内容更加多元化,各种垂直领域的创意类视频正在吸引更多的粉丝与用户,这些更为多元的视频内容领域,让人人都有上榜成为网红的可能。

世界出版

出版社收购游戏公司

阿歇特出版集团2016年6月收购了移动游戏开发公司Neon
Play,12月又收购移动游戏公司Brainbow,率先布局APP市场,成为改变游戏规则的先行者。这也是继4月联手《唐顿庄园》作者朱莉安菲罗斯推出历史剧连载APPBelgravia及5月与两家游戏开发商合作,推出APP足球新星自传后的全新尝试。阿歇特希望借在游戏开发领域获得过20项国际大奖的Neon
Play的帮助,平稳进行数字转型。阿歇特意识到,如今消费者的需求已转向有交互性的内容,因此出版社需要与消费者建立直接的对话和联系,与作者和经纪人探讨适合开发移动游戏的图书内容,使移动游戏与图书出版实现互补,应对未来数字出版大发展。

书店加强类别管理 重出版社关系维护

英国图书连锁店瓦特斯通10月任命马修亨尼斯担任图书类别管理经理,并提拔小说采购员克里斯怀特负责出版商联络及小说业务,希望打造智能化、对图书进行类别管理、根据消费者需求选书的书店。亨尼斯在担任经理后,对皮卡迪利、哈查兹和圣潘克拉斯分店的图书分类重新调整,并对瓦特斯通大城市分店的图书分类有了全面设想。在网购盛行、多数实体书店财务状况亮起红灯的局面下,瓦特斯通以小幅营收增长和步步扎实稳妥的妙招示范实体书店:在网店冲击面前,实体书店只有保持自有特性,注重维护与所在地区读者的关系,提供店员专业推荐等服务,就有蓬勃的生命力。

关键词:书业大势大事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贵宾会 https://www.gzyidaojy.com/?p=15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