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营销策划 › 老师们开口闭口都是职称

老师们开口闭口都是职称

在评定职称过程中产生的种种不公使得大部分教师心生怨恨,从而更早的进入职业倦怠期。

国家制定教师职称制度是为了让优秀的教师得到更好的待遇,是为了实现多劳多得,能者多得的目的,从而避免干多干少一个样,避免吃大锅饭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问:有人说评职称让好多老师对教学产生厌恶之情,你怎么看?

同事S说:“算了吧,这辈子我已与高级无缘,最多再混十年,退休啦。”

我想,这2位同事基本上代表了当前一线教师对职称评审态度截然不同的两大阵营。

教师职称本来是一种用精神荣誉和物质待遇来激励教师从事教学工作积极性的制度。不可否认,是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的。

但随着教育形势的发展变化,教师职称制度在评审条件、评审过程、岗位指标等方面或环节,也已逐步体现出与现实的不相适应或问题的突出性,因此,引起了部分一线老师的不满情绪,甚至导致消极应对教育教学工作的负面影响。

近2年来的职称改革,放开了"20年乡村教师"的岗位指标,激活了部分老师沉睡多年的职称梦,让部分老师看到了职称的署光。

但我们学校情况较特殊,它是2年前由一所乡村初中和一所县城初中合并而来的乡村初中,教师包含两部分:

一部分是一直属乡村教师,可不受学校岗位指标限制,只要够条件,即可申报高一级职称;

另一部分是仅拥有2年乡村教师资历(合并前按县城教师资历计算)的教师,即使够条件,如果学校没指标,也是无申报资格的。另外,在指标上他们还面临一大难题:以20年乡村教师评上的名额,一旦计入学校的岗位指标内,则等待指标的过程将更为漫长。

这就意味着,老师中将有二类老师在职称之路上,依然希望渺茫:

一类是:晋级条件相差教大的老师,如无课题、教学奖数量少档次低、班主任经历和荣誉不够、历年缺优少先等的中老年教师。他们基本上已放弃了晋升职称的欲望。在教学工作上,凭良心干,不争荣誉,但求轻松。

另一类是:20年乡村教师资格到退休也已达不到,评职称还得论资排位等指标名额,这么多年的“晋职梦想"早已被"等待"消磨尽了。即使资历够、业绩优,也基本放弃。同样,在教学工作上,凭良心干,不争荣誉,但求轻松。

这二类老师,大概就是题主所说的“因职称而对教学产生厌恶之情”的情况吧。

这些"因职称而对教学产生厌恶之情"的老师,或多或少,确实是教育中的实际存在。看来,要改变这种状况,仅靠师德师风建设工作,是难以收到良好的。只要教师职称制度还要延续下去,那么,职称改革工作不仅仍需持续进行,更需进一步拓宽和深化。

提高教师队伍的稳定性和积极性,是国家教育持续、健康、稳定发展的基本保证。

我是“三味聊教育",感谢您的关注和点赞,并期待与您共同探讨这个问题。

谢邀!

题主的问题提得好,各位网友也见仁见智地作了回答。

其实,这个问题一一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定早就违背激励教育教学的初衷!这是社会共识。

然而它却继续存在,一年一度地煎熬着教育,成为教育发展的桎梏。

探究它存在的合理性,却找不出一一那怕是有点牵强附会的答案。

这不,在家偶翻《水浒传》。恍然大悟了:

武松、李逵、解珍、解宝等真打过老虎的好汉都不能称为☞打虎将☜。而卖狗皮膏药贴的李忠却是响当当的☞打虎将☜。

原来,李忠会酿狗骨作原料的“虎骨酒″,而评委宋江需要“虎骨酒″治达背,吴用需要“虎骨酒″送歌星李师师......

那不评李忠为“打虎将″评谁呢!

武松、李逵、解珍、解宝等即使不服,又有什么办法呢?

根源是以宋江为首的评委的权力,是没有制约的任性。

的确讲了一辈子的课却不会给评委讲十分钟的课。一个81年师范毕业的老教师,把青春奉献给农村教育,因工作过分的认真在未晋升中级就过劳患病倒在初三毕业班教学岗位,在以职称定工资的年月里他身心倍受煎熬,赶到快退休才轮到一个指标,于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参评可就这十分钟的课让评委阻在门外,职称没评成结果闹得住院手术几乎送命。无怪乎好多老教师参加完职称讲课就再也不想进课堂,原来这十分钟有多么凶险,教一辈子书过不了这十分钟你会一无所有,反过来一辈子不教书只要过了这十分钟啥也有了。这就是现代教师不愿进课堂的主要原因,这种情况在农村很普遍,也是农村学校濒临倒闭的主要原因。

评职称让好多老师产生厌恶之情,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评职称,对教师来说,是梦寐以求的愿望,因为其直接与工资挂钩。但近年来,评定早已变味,真正有能力的教师不一定有机会评级,而不学无术之辈往往能顺风顺水,轻而易举评级,裙带关系,金钱买办,美色诱惑,早已将教育领域扰得乌烟瘴气,穷教书匠何来积极性?

二、评定职称,肉少僧多,年年评定,这样的学习,那样的培训,能评级的又有几位?一年落败,两年落败,三年后谁还在乎?赔了夫人又折兵,有多少人能不消极,厌恶?

三、评定之后,既是评审,又是观效,要么礼不到位等等原因,取消以待来年的事情常有发生。竹篮打水,一场空,谁不受得了这个折腾?

所以说,教育战线不能正本清源,还这片清土朗朗乾坤,评职称不仅不能提高教师的积极性,反而增加了教师的厌恶情绪。

个人看法,敬请各位友友评论!-

因为职称评级这件事,本身设计就不合理。

职称评级,实际上是用KPI来管理教师,要求明确、可衡量、可量化。但是关键问题是,知识这种东西,真的没法明确、衡量和量化。

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孔子和苏格拉底,两个人如果都来进行职称评级,你觉得应该怎么评?他们俩谁的职称应该更高?

评不出来了吧?文无第一,武无第二。KPI作为工具,要求的是评测的内容本身就是清晰可衡量的,但是教学这件事,教师的水平有影响,学生的学习水平也有影响啊!这基本上就要双盲对照测试了啊,而双盲对照测试,成本可是非常高啊!

在这么高的成本下,是无法对于全国高校教师进行对比的,因此,只能采用职称这个方法来判断。

现有的职称评定方法,清晰,明确,可量化,成本低。所以,虽然它有巨大问题,依然保留,而教学水平这一点,由于高校学生无法判断效果,所以职称评定不包含这一点。费时费力没好处的事情为啥要做呢?这就是厌恶的原因。

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教育界的一大弊端就是职称评审,为了评职称教师间、教师与领导之间矛盾重重,甚至部分人因互相告发而打架斗殴,更甚者寻短见自杀(媒体都有报到),确实是让人厌恶。可是作为教师提高工资待遇的唯一途径的职称,让教师们恨不起来啊,恨完了还得为评职称而奔波,除非你不缺钱,除非你真的放下金钱欲望,甘愿为了教育事业奉献终生。这里的关键之处在于教师职称评审过程中的不公平,若是和其他单位一样完全凭考证或考试,没有人为因素,大家还能平衡一点,但是现在是加进太多可人为操作的因素进去,有关系有门道的多弄荣誉和公开课等等就把老实巴交只会上课的教师给顶了下去。可以到学校看看做个统计,哪个学校的领导不比同等学历同等年限的教师先评上职称的?

教师评职称是以教师的学历,教学年限为限定条件来进行聘评,并以教师职称为依据之一给教师加薪的。教师评职称有其有利的面,也有其主管臆判不利教师教学的一面。

几乎每年每个学校都会进行一次职称评聘,有的教师达到一定学历要求和教学年限,便可报名参加职称评聘,参加教师职称评聘的老师,之前教学同时便要留意为评职称积累一些书面材料,如,平时的教学心得,教案制定,获奖材料及证书等。这些硬件材料的提交,说明教师在某个阶段完成了一些教学任务,也用书面材料证明了教师自己的教学年限经验和学历再教育水平。这对教师的自身再教育有好处,相应的对学生的素质教育也有好处。一个不学习,不在教学过程中进行自我教学经验总结的老师一定不是一个好老师。

从这点说,评职称对教育孩子有好处。

提交了评职称所需材料,然后就是充分准备当堂示范课及答辩。这个时候给参加评职称的老师打分的主考官,因为现场判断分数主管性太大,所以某种程度上存在一定不公平因素。所以,一些没有后台不会左右缝合搞“人事”的老师便会心里产生既想通过评上职称加薪水,又忌讳职称评聘这件事的矛盾现象。

但因为评职称,便厌恶教学,这样的教师一定是一个对学生不负责任的老师。把对评职称的厌恶转嫁到对学生的教学上,这样的自私老师不如趁早辞职别干教师了。

因此,评职称有其利于提高教师教学水平的一面,。如果能逐渐制度化减少判定职称的主管性,通过给教师评职称然后加薪还是比较公平的。

由学校具体制定有利有弊,一方面可以根据各学校具体情况制定标准从而避免一刀切的现象,另一方面又会产生太多的可操作性。当然这个制定标准是由全体教师举手表决通过的。看到这里有些人会感觉由全体教师举手表决通过肯定是公平公正,是没有任何可操作性的。

而使教师现在提到评职称就感觉愤愤不平,感到必有黑幕是因为在教师职称评定过程中有太多的人为可操作性。

图片 1

职称决定工资水平,是一大败笔

就本人个人经历来说:在职称评定中我曾看到有好几位教师居然有专利、著作,居然都出版过书籍(一个十八线小县城的城郊小学),也曾看到有从教二十多年的兢兢业业,教学成绩很好的教师还是初级职称,也曾看到从教三十多年濒临退休还奋斗在教学一线的中级教师,也看到过不到五十岁的高级教师在学校打印室工作,也看到过高级教师,部分校领导也仍然在教学一线工作。
管中窥豹,你可以想象一下所有的职称高教师是不是真正的有能力,是不是真正的教学水平很高。

但你要知道这个具体标准是由校委会具体制定的(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学校里的中高层干部都是一级或高级教师的原因)。

职称改革正在进行时

评定技术职称无疑对工作会起到积极作用,这必须是很好地执行政策才能达此目的。我是文革后恢复职称评定工作等一批人员及其评委,大家能正确执行评审政策,没有干扰因素,工作开展得顺利。

职称对论文、成果、专著、发明专利等硬性条件的要求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打消了老师的积极性。因为职称的高低决定了工资待遇的高低,一线潜心教学的老师可能没有时间去搞什么著作、成果,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好老师。可是低职称对应的低工资,会反过来影响老师的积极性,会打击一个老师持续教学的动力。

评职称并不会使教师厌恶教学。反而会使教师更早的产生职业倦怠感。

目前教师分四大类:中小学教师、中等职业学校教师、技工院校教师、高等院校教师。由于教师职业的特殊性,不同种类的老师其职称标准、方式也都是不一样的,这一点从最新的教师职称改革的各项文件中都可以看得出来。

7、8月,是我们省市的“职称战斗季"。又一年的教师职称评审工作将火热铺开……

但会因评不上职称而影响教学,或者不好好教学的应该是极少数,估计千不存一。

同事L说:“我的课题要明年才结题,再苦干一年,争取明年申报高级成功。”

现如今教师职称评定标准大多是市里制定一个大概的策略,而具体的评定标准,各项赋分是由学校具体指定的。

就像有些网友说的:一个学校的高级教师基本都是领导,几乎所有的中层领导都是一级教师,领导并不是职称高才担任领导,而是因为担任了领导才职称高。这么说未免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嫌疑,毕竟绝大多数学校的高职称教师确实非常优秀的。

国务院去年印发的《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到,将提高中小学中级、高级教师岗位比例,将把职称向教师一线、贫困偏远地区倾斜。希望未来我们不会再看到大山里坚守讲台几十年的老师,却拿着千把块钱的微薄工资。

几十年过后情况大不一样,各种各样的奇谈怪论岀来了,行政领导的参与和干扰,各种不正之风,弄虚作假,越来越不成样子!职称名额不够行政领导分配,一旦评上工资涨了,不肯干活了。这点在学校表现尤其突岀,去年我受人之托专程跑一趟省厅反映情况,可惜无人重视接待的人无心谈论此事无结而终!我认为,条件不具备暂时不评为好,努力创造条件一定要评,这对我国的教育事业有大大的好处!

这两年国家一直在进行职称改革,比如淡化论文、学历、资历、专著等,不将论文的数量、成果的多少作为评职称的决定性依据。

什么样的评价标准,是教师职称改革的核心问题。由于教师职业的专业性、经验性、长期性、实践性,师德、能力、业绩、贡献等因素如何协调比例,是一个大难题。比如师德,现在有的师德一票否决,像先前发生的老师作假、老师和学生恋爱等是属于一票否决的对象。

刚毕业的时候,看到老师们为了评职称整理材料而无心上课,看到老师们认真写论文和课题,而耽误教学,我当时想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师呢??现在我从教了十多年,才知道一切为了评职称加工资才是正道。评职称几乎不用教学成绩好的,多上优质课比赛,多搞论文,课题等,反正多想办法多拿奖状,想办法多搞好关系等,就很轻松评上,你们想想,一个人精力有限,多写论文和课题,浪费很多时间,就没有那么多时间投入到教学当中,反正只知道认真教书的老师在评职称上真的死路一条,然后平时领到工资和绩效工资都按职称发,完全不看工作量,低职称的一个月比高职称的少几千,这心理很不舒服呀。所以呀,这样的制度怎么能让老师们专心教书呢??????只能让老师们越来越攻利性,在争斗学校的有限资源,多可怕的是,严重影响教师队伍的团结。老师们开口闭口都是职称,这样的制度对少数老师有利,对大多数老师伤害很大,我再想何时取消害人的职称工资呢???教师工作是良心活,不必要用这种攻利的职称制度来束缚老师。

所谓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正是因为有了部分人为了评职称而不折手段才使的现如今大部分教师谈职称而色变。

另外,不要太相信举手表决这件事,有一个现象叫剧场效应,就是在剧场里有一个人站起来看节目的时候其他人也会站起来,从而所有的人都会站起来。本人上班时间不长,却也经历过教代会举手表决,评职称标准的举手表决。令我刷新三观的是本校曾制定了一项奖惩方案,具体方案不便透漏,大体意思是每位教师每个月扣一部分钱,然后拿这一部分钱用来奖励。当时全体教师联名上书不同意(各处室中层干部不敢签名)。但令人无语的是开会举手表决的时候全体通过。

近几天,有2位同事跟我谈起他今年关于职称的打算:

职称评定使得学校蝇营狗苟层出不穷,严重破坏教育生态。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贵宾会 https://www.gzyidaojy.com/?p=37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